原本生日沒有什麼計畫,我也不是非得過生日的人,不過班表出來剛好連休了兩天,便也趁機安排休假。

生活在歐陸半年了,看海的機會不像在台灣一樣,心血來潮想看海就去看海,我非常思念一望無際的海平面,海風吹得一頭髮亂,鹹腥味瀰漫,儘管三月份天氣還不是很穩定,溫度仍低而海邊風颳得又更勁,但我還是恃著"誰也無法阻止我"的衝動,跟天氣豪賭一把就上網訂了去Brighton的車票了。

Brighton位在英格蘭東南臨海地區,離我住的地方大概有100英里,要搭乘交通工具到達那方簡直一波三折:搭火車到倫敦 - 搭地鐵到另個火車站 - 搭火車到Brighton。早上七點十分的火車,因為晚睡早起失敗,早餐沒吃臉沒上妝匆匆收拾去趕火車,這個時段車站湧滿通勤上班的乘客,裝扮幾乎清一色深色大衣、西裝公事包、正式套裝跟鞋,而我頭頂一頂傻氣毛帽、格子襯衫、寬鬆牛仔褲和藍色圖騰平底鞋,很明顯是放假要去旅遊的旅客。大約一小時車程後到了倫敦還得乘地鐵,但也非能直達需要轉三站,在地底下竄來竄去到倫敦另一端的火車站,加上需要花時間讀路線圖也要花3、40分鐘了,幸好當初訂的車票時間寬鬆,綽綽有餘,我不至於拔腿奔波。相較於邁步疾行趕著上班的人潮我,好像是全倫敦走路最緩慢悠哉的人,目的地也與眾不同,我突然變成The Eternal Sunshine of Spotless Mind裡的Joel,在尋常的工作天心血來潮想去Montague海邊去撿拾若有似無的記憶碎片。

1394527635710  

上了第二段的火車旅途還要一個小時才到Brighton,這節車廂裡只有我一個人,我也能安分讀個書裡的幾個段落,或把小城地圖多看幾遍印在腦海裡,屆時也不必費時按圖索驥。

感覺很快一小時也過去了,Brighton的天氣跟氣象預告的一樣,中午之前天是稍微陰冷的,還好當初聽了Sarah的建議戴了頂毛帽禦寒以不至於太寒冷。Brighton的鬧區路很好認,從車站前的大條路走再轉個彎就能到海濱,當天行程也不緊湊,我悠哉地像是使萬物靜止唯我獨醒般的細細品味異地氛圍。小城的地形是一座小丘,地勢是朝著海岸傾下的,而我就這麼順著斜坡走著、走著,正看見十字路口的地標鐘塔時,我怔住止步,連呼吸也暫停了三秒,因為眼前500公尺遠的地方,是被馬路兩側相夾大約兩平方公分倒三角形的,耀著波光的海,就這樣無預警,靜置在風景的中央待我的視線落在她的身上。我始終不會忘記當時的感受,那種感受十分熟悉,當初在機場要出境時和家人道別時也出現了類似的激動情緒,不一樣的是離別我轉身背對他們落淚,而和海重逢我是坦然地面朝著她熱淚盈眶的。那一剎那我真覺得那渺小的倒三角形海洋,是我在異地唯一有連結,唯她知道我從何而來,而也唯有我明白她的重要性;重逢如久別,久別又重逢,一遭人生不就是在經歷無數的別離與聚首嗎。

1394534933568  

佇在十字路口哭濕兩眼,卻不能真正擁抱久違的老友,心情是非常複雜的,幾分鐘後情緒沉澱下來,我不急著直走奔向岸邊,理智告訴我先沿途逛景點,剩下完整的時間再好好沿岸散步吹風延宕滿足,我就轉了彎先朝東方的Royal Pavillion前進。

途中有一條知名的小巷就叫The Lane,裡面有許多骨董珠寶店面,或是英倫道地的小茶室和特色商品店,巷口正好有間唱片行,唱片行對我來說就像是少女的專櫃、媽媽的菜市場、阿罵的神廟一樣,每經過都要進去逛街、買菜、參拜。而每到一個地方旅遊就隨興買CD已經變成不成文的習俗,我買了The Eternal Sunshine of Spotless Mind的DVD收藏,在今天買別具意義;還買了Metronomy新專輯Love Letters,當時店裡正播著,聽了喜歡就問老闆是誰的專輯便趁機買了。

接著我就走進巷弄裡,不過The Lane並沒有什麼特別吸引我注意的,除了在窄巷摸索探險的趣味讓我想起鹿港的小鎮,都不曉得下個彎會領你去哪裡。Royal Pavillion是Brighton最著名景點,是喬治四世在兩世紀前建的渡假別館,因為在海邊所以特別想製造異國風味,所以Royal Pavillion充滿了東方中國元素。從外觀明顯看出建築和一般的城堡設計不太一樣,不過也不是我這東方人覺得"啊!宮廷就是這樣啊!"的熟悉感,反而是揉合中西而創造出古怪又新奇的建築。進入參觀門票要10磅,但既然這裡景點安排不多我也沒多想就付錢進去了,還有免費語音導覽;我在Royal Pavillion待了兩個多鐘頭,必須說這是我來到英國後,拜訪各付費展覽(城堡、畫展、博物館)之中最值回票價的一個景點!皇家閣裡每間大廳都有詳盡的解說,而宮廷內富麗堂皇的設計彷彿讓你身歷其境重回當時喬治四世擺設宴席迎賓的熱鬧奢華情境,就連在台灣的廟宇也都沒讓我這麼瞠目結舌,來Brighton絕對要拜訪Royal Pavillion,真的讓人深入了解英國皇室的生活起居和情慾糾葛。想仔細記錄參觀每個廳堂的感想(大廳、宴會廳、交誼聽、廚房等等),不過實在太繁冗又沒有圖片所以作罷。

充實地從Royal Pavillion出來已經是下午一點多,從沒這麼專注投入參觀這件事情,而下午陽光也出來了,很適合散步,於是我就先挨餓著直朝海岸前去。走出街區是一條環海的四線道大馬路,以及寬敞的人行道、自行車道,海灘在另端落差五公尺的下方;我走下階梯想靠海近些,180度地用力看著海,左手邊是一座摩天輪和皇家碼頭,可以想像夏天這個地方會如何充滿來享受陽光海水的遊客,的確,海總是和夏天聯想在一起,最好還有裸露養眼的帥哥美女,但是如果自己來海邊是適合在這樣清冷的天氣拜訪的,人潮多會更彰顯獨行的形隻影單,而我也不願讓這種反差成為主角影響我安靜看海的樂趣。我喜歡望向海的最遠端,然後目測地球的微妙弧度,想著我視線範圍內的海平線究竟只佔了圓周的幾分之幾;喜歡看海上行進的船,看它們無聲息在海面上緩緩移動,直到它們徐徐消失在視線裡;喜歡一屁股坐在岸邊閉上眼睛感受海風,頭髮怎樣被吹亂都是瀟灑的造型...

DSC_1781  

1394550201086  1394550356591  

坐在海邊大概過了一個半鐘頭想起來動動,又還捨不得離開,所以再沿著岸漫步。腳上的新鞋已經磨破皮沾上血了,平底鞋也加重坐骨神經痛不便行走,但這些傷痛似乎已經無法影響我的心境了,我仍像個快樂的苦行僧,靠意志力舒緩不適,放大愜意地感受,不斷地走啊、走啊、走著、走著... 突然意識到,今天一整天幾乎沒有說話,除了在商店和店員交談也不超過100個字,單獨旅行有時候就是承受著這麼巨大的孤煢,於是自身的感受也變得敏銳善感。然後無預警地,我不曉得該往哪裡走了,在原地難過了起來,我搞不清楚哪裡才是我想要回去的地方,歸屬何處,最終的容身之地...沮喪了一陣子,也該是準備搭車返回的時間了,再望了最後一眼海景,不捨得離開也得捨得,因為我明白要是一直待在這裡,美景都將成為習以為常,就像我們認為花東是桃花源,而在花蓮人眼中卻是「好山,好水,好無聊」。身在異地才懷念歸屬感,人在家鄉卻覺得好無聊,無常即是人生常態。

1391740_10200799627553036_1045586332_n  1888452_10200799627673039_932096618_n  

雖然喜歡看海,但不確定還會不會再來Brighton,第一次可以為了浪漫花六小時路程,第二次可能就需要兩個人雙倍的浪漫才會來了:)。下次,要見夏天的藍天碧海。

 

後記:原本是3/11的日記卻花了三天才打完心得,說是遊記細節不太詳盡,也不像一般遊記洋溢歡樂氣息,這也是為什麼這日記類別取為"夢遊日記",一趟旅程2600字的夢囈,每夜寫到瞌睡...希望今晚能夢見海、聽浪聲。

創作者介紹

妳看見了沒有?

graycity3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毛
  • 你該去住蘭嶼